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族譜 > 族譜研究 > 正文

青陽莊氏祠堂的“金馬玉堂”
2013-10-22 09:45:51   來源:   評論:0 點擊:

進入宏偉壯觀的青陽莊氏家廟,從下廳沿著天井中間通道登上五層臺階時,迎面映入眼簾的是大廳大門上的“一榜三龍齊奮、五科十鳳聯飛”楹聯和大廳大門上方的橫批“金馬玉堂”四字。上聯是指明嘉靖八年(1529年)羅洪先榜中,青陽莊氏的莊一俊、莊用賓、莊壬春三名族中精英同榜高中進士。下聯指的是從弘治十七年(1504年)至崇禎九年(1636年)的132年中,有五科鄉試,青陽莊氏共有十人中舉人,每科兩人。其中,弘治十七年甲子(1504年)科:莊琦、莊晉陽;隆慶四年庚午(1570年)科:莊履豐、莊宇毅;萬歷四年丙子(1576年)科:莊履朋、莊尚稷;萬歷十三年乙酉(1585年)科:莊懋聲、莊懋華;崇禎九年丙子(1636年)科:莊際耀、莊際元(武)。
    然而,橫批“金馬玉堂”是什么含義呢?族人卻不甚了然,有人往往錯將其解釋為“文武狀元”之義。其實,無論“金馬”或“玉堂”之譽都專屬于翰林,現就相關內容作進一步討論。
    一、 金馬玉堂與翰林出身
    “金馬玉堂,羨翰林之聲價”。“金馬”之稱,源于漢代。漢武帝使學士待詔金馬門,備顧問。漢未央宮前有銅馬,故曰金馬門。因此,漢武帝時起,“金馬”之聲譽被指為待詔的太史、學士等文史顧問之專屬。玉堂,華麗的豪宅(第),本侍中所居。至北宋初,宋太宗趙匡(光)義于淳化(990-994年)中,賜翰林“玉堂之署”四字。自此,“玉堂”之稱專屬翰林。故金馬玉堂是形容翰林身價之美譽。
    翰林,本為“文翰為林”之意。在唐初出現的翰林院(此前有集賢院)中,除文詞、經學之士外,還有卜、醫、棋、術等各種專門技藝人員。唐開元年間,始設“翰林待詔”,此后,又先后稱為“翰林供奉”、“翰林學士”。翰林院是皇帝的顧問機構,其政治地位與作用不斷演變。明太祖朱元璋早在吳元年(1363年)即已設立翰林院,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將學士定為正五品,侍讀學士、侍講學士從五品,侍讀、侍講正六品,修撰從六品、編修正七品、檢討從七品。其他有五經博士九人,正八品,典籍二人,從八品,侍書二人,正九品,待詔六人,從九品,孔目為未入流。還有庶吉士,無定員。
    明成祖朱棣選侍讀、侍講、編修、檢討等官員參預國家機務,謂之內閣。永樂初年設的內閣,閣臣主要來自翰林官員。英宗天順二年(1458年)后,“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成定制,只有“一甲”三人和庶吉士才得為翰林官員。選為庶吉士即為“儲相”,是宰相的接班人,升遷優于常格,宦途最為廣闊。憲宗后,禮部尚書,侍郎必出自翰林,吏部兩侍郎中必有一個是翰林。可見,翰林官品雖不高,政治地位卻較高,是仕途顯赫榮銜。清代,翰林院沿襲明制,七品翰林官可持朝珠著貂掛,甚至可轉任四品地方官或入閣為尚書、侍郎。
    翰林的出身也較一般的二、三甲進士高貴,通常要在各新科進士中選拔。明清時,新科一甲進士照例可直接入翰林院,狀元授翰林修撰,榜眼、探花均授編修。二、三甲進士則可在殿試放榜一個月后(即四月)通過“館選”考試(清代稱為“朝考”)選拔才學出眾者為庶吉士(俗稱“點翰林”),每科約取30名左右。一般須經由三年深造,成績優異者,原二甲進士授編修,原三甲進士授檢討,其余分授各部主事、各科給事中、御史或知縣不等。
    庶吉士,亦稱庶常,名稱源自《書經·立政》篇中“庶常吉士”之意,是明代造就第一等人才的儲備干部,是翰林院的短期職位,它是一個位于二甲進士之上的高科名社會群體,是閣臣和高級官員的主要來源之一。
    二、 青陽莊氏翰林世家、金馬玉堂
    從明萬歷五年(1577年)起至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止的177年間,青陽錦繡莊氏共出了六位翰林,他們是:萬歷五年(1577年)莊履豐;天啟二年(1622年)莊際昌;康熙十八年(1679年)莊延裕;乾隆四年(1739年)莊有恭;乾隆七年(1742年)莊有信;乾隆十九年(1754年)莊元。其中,莊履豐,字中熙,號梅谷,是青陽錦繡莊氏第一位翰林,也是明代開國200年來郡城泉州的第一位翰林。他是萬歷五年(1577年)二甲進士、庶吉士中的佼佼者,受到萬歷皇帝的賞識,欽賜他為丁丑科三百單一名新科進士撰寫《丁丑進士題名記》,授編修轉修撰,萬歷十四年(1586年)會試分校禮圍,尋題起居注,充經筵官,為萬歷皇帝讀、講經書。莊履豐的傳世著作《梅谷集》十八卷收入《四庫全書》,記錄他被欽點翰林后的大量文學著作。《晉江縣志》將其列入“文苑”,評價其為:“才具敏瞻,每有撰述,不勞草創,而雋氣飆舉,巧思勃發。既能斂才就格,又未嘗以格掩才”。
    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莊際昌連登會元、狀元,雖未能及時授官,但三年后的天啟二年1622年也按例補授修撰,后又轉左春坊、左庶子等詹事府正五品太子侍讀官。這是繼莊履豐之后,青陽莊氏的第二名翰林。
    清朝康乾時,青陽莊氏又接連出了四名翰林:
    康熙十八年(1679年)三甲進士莊延裕選庶吉士后授檢討:乾隆四年(1739年)一甲狀元莊友恭例授修撰;乾隆七年(1742年)二甲進士莊友信選庶吉士后授編修;乾隆十九年(1754年)三甲進士莊元選庶吉士(因第二年卒未授官)。
    其中,莊履豐、莊際昌、莊友恭三人均為皇帝身邊的顯貴近臣,地位尤為顯赫。此外,青陽莊氏還有兩名二甲進士被選為庶吉士初點翰林,后因故取消。一是莊履豐的祖父、嘉靖八年(1529年)二甲進士莊一俊,初與會元唐順之等20人被選為庶吉士,后因不肯屈節事權貴,這20人通通被拒之于翰林院之外,但莊一俊也被改轉授戶部主事之職。二是莊一俊的次孫、莊履豐之弟莊履朋,在萬歷十一年(1583年)賜二甲進士出身后又選上庶吉士,卻因其繼母禇孺人丁艱歸家守孝而請辭,但除服晉京時,也被補授戶部主事之職。
    從上述翰苑人才不難看出,在目前查出晉江莊姓的18位文武進士中,就有6位進士進入翰林院,占文武進士的三分之一。若加上曾被選為庶吉士的二位和不計兩位武進士,則翰苑人才占據16位文科進士的一半。其中,莊一俊、莊履豐、莊履朋為明清泉州四對一門祖孫兄弟三進士之一,莊際昌、莊延裕為祖孫進士,莊友恭、莊友信為兄弟進士。明清兩代,青陽錦繡莊氏出了如此眾多文名籍籍、不愧一時人望的賢達后裔,堪屬典范,享有“翰林世家”、“金馬玉堂”之美譽當之無愧。這是繼“錦繡傳芳”、“御墨家聲”之后,青陽錦繡莊氏大家族的又一光輝歷史文化傳統。因此,錦繡傳芳、金馬玉堂等榮譽詞通常也被族人用在新建房屋的大門、廳堂等場所的匾額或橫批上,以及大紅大燈、喜慶彩排等吉祥慶賀物上。而在舊時的傳統婚姻喜慶場合,莊氏族人也常常選用彰顯宗族顯貴美譽的“金馬玉堂”四字作為新娘花轎轎門楹聯(封條)的榮譽詞。
(作者單位:晉江歷史文化研究總會)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青陽莊氏之最
下一篇:最后一頁

东方国度游戏 任选9场奖金一般多少 3d沙滩h真人游戏 时时彩6码倍投方案 49彩票苹果 北京11选5开奖查询 排列五红球走势图百度 飞艇的计划 二十一点要牌技巧 酷玩三张牌 英雄杀等级积分 2019现在开淘宝店还能赚钱吗 楚天福彩30选5走势图 新蒲京棋牌官方 看似不起眼赚钱的工作 哪有点赞赚钱 足彩进球彩18138期冷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