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莊嚴一家 > 正文

青陽莊氏非物質文化遺產
2013-10-22 09:50:03   來源:莊漢城   評論:0 點擊:

一、青陽莊氏家廟上元鬧花燈
    青陽莊氏家廟以其“堂窺萬象、門對三臺”、“雙燭(塔)浮圖前拱照”等超時空建筑美學和人文風采,自明嘉靖十年(1531年)建成前祠后,即有每年正月初一日祭春、正月十五日元宵點上元燈的傳統民俗,距今已有480年歷史。明清時期,青陽莊氏科舉成就輝煌,每逢新春佳節,都有一些新科進士、舉人或仕外職官返鄉,合族共慶新春。元宵夜,泉州城雙塔凌空、彩燈高放。青陽莊氏家廟弦歌和鳴、滿堂春色。族中英才俊彥或即景吟詩作賦,或即興撰書春聯,人歌祖德、笙簫沸發,太和已和、其樂融融。清代中后期直至民國時期,又有回唐山過年的海外游子和遷臺移民,鬧花燈民俗又有了新的發展。抗戰勝利后,這種點上元燈鬧元宵的宗族傳統達到了高潮。在元宵節前數日先要張搭柱聯、牌樓,配備各色花燈:五梅花燈一對、紅葫蘆中燈、紅角燈一對、八駿馬走馬燈一對、蘇燈一對、新娘燈五對以及慶燈、紅棗燈、檐前燈若干。四名山(四座)、禹門(金庫)、走馬塔(五座)、五谷蝶(金馬玉堂)、花蝶、月豆塔、烏豆塔、赤豆塔、小麥塔、瓜子塔、禾米塔、粟塔、綠豆塔等。還要備辦四十碟甜點及水果、糖茶、清茶等。1982年家廟重修落成慶典時,曾出資請開元寺東西塔連續點燈三夜,莊氏家廟燈燭齊輝。
    該民俗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起一度中斷,九十年代中家廟恢復春冬二祭傳統。近年,許多前來尋根謁祖的海外鄉賢、臺港澳宗親都希望盡快恢復上元夜點上元燈鬧元宵宗族傳統。
    二、青陽莊氏首舉朔望禮
    朔日,指農歷每月初一日。望日,通常指農歷每月十五日。《現代漢語詞典》注釋:
    朔,農歷每月初一日,月球運行到太陽和地球之間,跟太陽同時出沒,地球上看不到月光,這種月相叫朔。朔日,即農歷每月初一日。
    望,農歷每月十五日(有時是十六日或十七日),地球運行到月亮和太陽之間。這天,太陽從西方落下去的時候,月亮正好從東方升上來,地球看見圓形的月亮,這種月相叫望。通常,望日是指每月十五日。
    朔望禮是晉江很多地方民間廣為流行的一種傳統民俗信仰,到了每月的初一、十五兩日,無論家住市鎮或鄉村的家庭,大多有人要抽時間帶著香紙果合、貢品前往鄉里擋境等寺廟或一些地域性福神、王爺、觀音等宮廟行香禮佛,祈求合家平安、生意興隆、添丁進財添福壽。這是一種完全由民間信眾自發的、約定俗成的民俗信仰,每到是日,不用任何人、任何機構通知或號召,也無需固定時辰,從早到晚都有人前往附近的廟宇行香禮佛。一些信眾廣泛的地域性宮廟,來自附近城鎮、鄉村的善男信女,或者提著香袋、挑著竹籃步行,或者夫妻同往、或者全家合敬,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形成了一道道亮麗的城鄉民俗風景線。
    這種大眾化的民俗活動源于何時?又如何發展、演變和普及呢?近年來,筆者在對青陽的歷史風貌進行深入考究中,一些民間民俗信仰等非物質文化遺產也不斷引起關注。在對青陽的明教信仰活動蹤跡進行考究中,偶爾發現了“朔望之禮”這一民俗信仰最早出現大約在明代正統年間前后。據《泉州桃源莊氏族譜匯編》記載:青陽莊氏七世善端字殷惇謚安逸“祀事多廢,首舉朔望之禮。”
    莊善端生于明永樂十二年(1414年),卒于景泰七年(1456年),享年41歲。他賦性溫厚,愛親睦族,熱心公益事業。在他26歲的正統六年(1441年)時,就親自前往三山,為蒙難的族叔平山公“扶樞以歸”。當時青陽各姓明教信徒中的骨干人物因朝庭的打壓而逃難或宅第遭摧毀者大多面臨祀事荒廢,一些過往先輩生卒無法判明。因此,莊善端首舉朔望禮的時間大約在他30歲前后,距今大約580年。而且,這一時期的朔望禮儀主要也是針對祀事多廢而在祠堂、宗祠或祖宅等安放木主牌位的場所舉行的。從善端的從弟莊勉(字體昂,謚松壑,1422~1471年)“知尊祖重宗”、“獨建小祠堂(今海月公宗祠),以奉祖禰,而興春秋之祀,朔望之禮”也可證實,明正統年間或之后已有朔望禮民俗活動出現,且一開始是與祀事活動相關的,禮儀的場合也不是現在的宮觀寺廟等宗教活動場所。
    從莊氏族譜還看出,祀事多廢的時間跨度有近180年。其中就包括宋末元初的莊氏二世思齊、公茂兩兄弟至今生卒的具體時間不明,這很可能與元末明初的離亂有關。莊思齊之子圭復卒于元至正廿四年(1364年),卻至明洪武九年(1376年)才安葬,拖延了十二年,配陳氏,生莫考,卒年也不明。莊圭復長子謙,配黃氏,樞遭離亂焚于家。莊公茂之孫天冀的原配陳氏,也同樣發生樞遭離亂焚于家而不知卒于何年六月十一日。可見,朔望禮的出現是適應了當時的社會需求,因能在祀事多廢的災難中給人一種精神安慰而得到普及。
    至于何時朔望禮改在宮觀寺廟進行,目前尚未見志書、族譜等相關記載。通過分析,可能與下列三種情況有關:
    (一)原先對過世的親屬只按生卒月、日舉行祭祀,改成每月朔望日祭祀顯然太過頻繁,經過一段時間后,便演變成以“公祀日”形式代替朔望禮。但朔望禮這一創舉畢竟已深入民心,仍必然會以其它形式和場合出現。
    (二)由于長時間祀事多廢,尤其是曾慘遭過元兵洗劫的村莊,在明永樂以后由于一些逃難百姓陸續返回家園,社會逐漸有了生機,鄉里百姓往往要到宮觀寺廟或一些埔頭為死難亡魂或“陰公”做功德超渡,朔望日便成了較熱選的日子。特別是一些祠堂、宗祠或祖宅遭焚毀的村莊,朔望之禮在宮觀寺廟舉行是一種較為順理的民俗。這種情況在明嘉靖間倭亂中仍然是一種普遍的現象,那時很多祠宇、丙舍遭焚毀,且較長時期無財力重建,先人祭祀多廢,朔望禮也只能在宮觀寺廟舉行。
    (三)明正統之后,青陽明教的轉型業已基本完成。但明教信徒的食素、添油供養明燈等習俗仍較長時間在民間盛行,并融入佛道宮觀寺廟中。選擇初一、十五日或初九、十九、廿九日“食短齋很普遍,選擇朔望日到宮觀寺廟行香禮佛、添油供養明燈也就逐漸普及。特別是經過長期災難的荼毒,百姓渴望安居樂業,求助神靈庇佑的強烈內心需求,都會加速推動利用朔望日求神拜佛民俗信仰的大眾化、普及化。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青陽朔望禮轉向宮觀寺廟推廣普及是當年明教信仰轉型的一項創舉,也是青陽明教信仰與儒道釋相結合,并逐漸走向世俗化的一種象征。
    三、青陽莊氏祭祀文化
    祭祀源自遠古先民對天地二神的自然崇拜。據《尚·大傅·洛誥》載:“祭者,察也,言人事至于神也。”《說文》對“祭”字解釋:“祭,祭祀也。從示,以手持肉,祭也。人神相接故曰祭。”因此,祭祀是溝通人與神之間的聯系,是原始宗教活動之一,也一直是中國重要的傳統禮儀之一。
    祭祖不同于祭神,它沒有對天地之神的畏懼心態,而是出自內心對祖宗的尊敬和緬懷,其本質基礎是宗法和人倫。中國歷朝都推行以孝為德行之本,祭祀祖宗也就成為一種崇高、神圣而嚴肅的道德行為。其作用是強化子孫的血緣觀念和認同意識,生發出同“根”的自豪感,使宗族成員和睦友善、精誠團結,為本宗族的興旺發達作出不懈努力。在歷史文化名城泉州一帶,祭祖這一傳統禮儀直到今天仍然為許多姓氏宗族的海內外后裔中保留并延續下來,從而形成一種豐富獨特的文化積淀,激發了宗親成員的凝聚力、親和力和熱心奉獻、建設美好僑鄉的愛國愛鄉熱情。
    “祠”的本義就是祭祖,“祠堂”、“宗祠”的本義即是祭祀祖先之所,故祭祖是祠堂、宗祠最原始也是最基本的功能。它具有宏揚祖德宗光、執行宗族法規、訓戒合族子弟及宣傳教育文化的作用。其深層次文化內涵則是慎終追遠不忘本之意,是強化宗族尋根意識和團結精神的體現。
    通常,祭祀分有按季節進行的春祭、冬祭等;也有按場合進行的廟祭、堂祭、墓祭等。祠堂、宗祠祭祖的儀式各姓氏宗族不盡相同,但主要可分為告祖和祀祖。告祖就是在正式祭祖之前先要舉行一定的儀式,告訴列祖列宗,子孫現已集聚一堂,將要開始祭祖,請其神靈臨蒞享祀。告祖和祀祖都要有一定儀程,并都要宣讀告(祭)文,然后焚化,表示祖宗已經接受。
    重大祭祖活動儀程應包括敬天公、宣讀皇天祝文,敬土地公、宣讀祀福德正神祝文等程式。但在例行春冬二祭時,上述程式也可簡化。
    青陽莊氏宗族的祭祀習俗由來已久,近二十多年來莊氏家廟(祠堂)和各宗祠(小宗)均已修復并逐漸轉入正常活動。青陽莊氏家廟祭春日原來是農歷正月初一日,正月十五日則張燈結彩,賞花燈、鬧元宵。近二十多年來賞花燈、鬧元宵的傳統尚未恢復,祭春日則改為農歷正月十五日,是年七十五歲及以上年齡男性裔孫參加祭祖。祭冬日是冬至,是年七十四歲男性裔孫即可提前參加祭祖。各房宗祠只舉行祭春,是年六十歲及以上年齡男性裔孫參加祭祖,但有的房頭則有規定七十歲及以上年齡等不同限制。各房祭春日分別是:思齊房正月初六日、碧立房各祖宅自擇吉日活動、震福房正月十六日、裕齋房正月初十日、希信房正月十二日。
                          (作者單位:晉江市方志辦)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莊嚴同宗的三種表述
下一篇:最后一頁

东方国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