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莊嚴一家 > 正文

青陽莊氏:一樁古代聯姻締造800年姓氏奇緣
2013-11-10 09:57:04   來源:   評論:0 點擊:

包括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在內的眾多極具人文氣息的古建筑、仿古建筑,都在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中做了“鄰居”。
包括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在內的眾多極具人文氣息的古建筑、仿古建筑,都在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中做了“鄰居”。
蔡氏家廟內部軒敞宏闊
蔡氏家廟內部軒敞宏闊
青陽莊氏家廟為七開間二進深建筑,規制崇宏。
青陽莊氏家廟為七開間二進深建筑,規制崇宏。
莊氏家廟的門檻非常之高
莊氏家廟的門檻非常之高
梅山亭(寺)祖佛祖宮內奉祀著青陽莊氏一世公和蔡氏十世姑。
梅山亭(寺)祖佛祖宮內奉祀著青陽莊氏一世公和蔡氏十世姑。
青陽蔡氏家廟門前有紅磚拼花照墻
青陽蔡氏家廟門前有紅磚拼花照墻

  青陽莊氏和蔡氏在南宋年間,因“莊蔡聯婚”美滿佳話而結下親緣關系;兩姓氏族在此后數百年間,雖歷經磨難亦同舟共濟、風雨相伴;如今,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又屹立在了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的同一條街上,近800年前結下的友誼與親緣穿越時空,繼續溫暖人心

  古語有云:祠堂一蓋數百載,族譜一修幾千年。祠堂,是神州大地的人文化石,它能在過去和未來之間架起穿越時空的橋梁,并成為維系宗族成員的一條血脈紐帶。在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內,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遠近聞名,這兩座名祠不管在建筑風格還是人文景觀上,都各占擅場、赫熾獨俱,令訪者見了不由心生敬仰。青陽莊氏與蔡氏之間淵源極深,至今在當地民間還盛傳著一段“莊蔡聯婚”美滿良緣的佳話,正是因為宋代祖先的這次聯婚,令莊、蔡兩姓族人越走越近,他們漫長時光中互敬互助、和諧相待。更有意思的是,在“莊蔡聯婚”近800年后的今天,我們會驚奇地發現,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竟然就“住”在五店市的同一條街上,且相距不過數十步之遙,遠觀兩座名祠,就像并肩而立的兩位巨人,正攜手走過歲月的風風雨雨。 本報記者 吳拏云 陳小陽 文/圖

  令人肅然起敬的莊氏家廟

  青陽莊氏家廟今位于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內青梅山之陰,始建于明代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縱觀整座祠堂,七開間二進深,單檐歇山頂穿斗式屋蓋磚木結構,體系完整,規制崇宏。高低錯落的屋脊各起別致的燕尾,屋角聳立鴟吻,加上檐前塑造起高揚的卷草,飾以五彩的剪瓷圖案,組成富麗堂皇的屋頂。祠堂主體建筑朱漆梁枋,檐下吊筒、花籃金碧輝煌,大門兩旁堵石浮雕麒麟,門前青石鼓、石墩、浮雕駿馬、象、鶴,皆栩栩如生。梁木斗拱雕工精細,并且髹漆鮮艷,麗飾奪目。家廟正廳堂上祖龕供奉著青陽莊氏始祖祐孫公(謚古山)的神像,其神像精神矍鑠,觀之令人肅然起敬。大廳中案桌上雕刻精美的青石香爐,據說是明代著名官員海瑞的贈品。家廟里,門額廳壁上還掛滿狀元、榜眼、會元、進士等題匾,一望便知族淵深邃、俊彥輩出。莊氏家廟歷經幾次修葺增建至今,極力保留古前之楹聯,具有極其寶貴的文化價值。

  據青陽莊氏家廟的管理員莊文良先生介紹,莊氏家廟大門的門檻在一尺高的石門坎上又加了一道二尺高的木坎,比別家的高出許多,這木坎據傳為皇帝欽賜,為了顯示這里門庭的顯赫。中間的朱漆大門平時總是關閉著,只有等到春冬二季祭祖的日子,或者迎接十分尊貴的客人時,才能開啟。莊氏家廟的另一獨特之處,是家廟正面開三門并列,中間大門油漆一片紅,兩邊大門則漆成黑色,門上沒有繪任何門神圖案。在閩南傳統建筑中,家廟大門一般都要“上門神”的,為何這里會有例外?據說,這緣于莊氏出過文武雙狀元,即明萬歷年間先后出了莊安世武狀元和莊際昌文狀元,于是莊氏家廟獲御賜“金馬玉堂”,威望顯殊,令神鬼敬懼,所以不必畫門神護衛。

  莊氏家廟大廳門上有一對楹聯,“一榜三龍齊奮,五科十鳳聯飛”。此對聯記錄的是青陽莊氏家族在古代的榮耀時刻—“一榜三龍”,即在嘉靖八年己丑科進士榜上有三個莊氏進士:莊用賓、莊一俊、莊壬春。“五科十鳳”,即在明弘治到明崇禎年間的五次科試中,出了10名莊氏舉人:莊晉陽、莊琦、莊尚稷、莊履朋、莊懋華、莊懋聲、莊履萬、莊欽鄰、莊際元、莊際耀。

  據悉,莊氏家廟共有石柱、木柱九十九支半,其中,半枝為木柱。原來這是設計者把家廟的后壁墻左角保留著一大塊風水石,作為家廟中的一支天然的柱礎,再在天然的柱礎上加上半枝木柱,這樣便形成了“九十九支半柱”之傳說,這也給遍衍外地的裔孫回故里認祖時,留下認考的特殊標志。

  一條街上的兩位“老鄰居”

  與青陽莊氏家廟在同一條街上的還有青陽蔡氏家廟,兩者之間相距不足百米。蔡氏家廟地處晉江市青陽北面偏西,是一座五開間兩進磚石木結構的建筑,由門廳、正廳、后堂及二廂房組成。門前隔著寬闊的石埕,挺立著一堵凹字形紅磚拼花照墻。主堵五開間,墻頂建燕尾高脊,水車堵皆綴滿彩瓷雕塑的花鳥麟鳳。家廟屋頂黃瓦綠筒,色彩鮮艷,前廳屋頂中間三間稍高,兩邊梢間降低,成為有起有伏的“三川頂”。脊端燕尾高揚,上頭立著形狀奇特的鴟吻,形成烏革翬飛的繁華氣勢。中脊、垂脊裝飾剪瓷花鳥和卷草,更是錦上添花,生色不少。家廟門路宏闊,并開三個大門,門前安石鼓、石枕。門墻悉以雕刻繁麗的青、白石料拼裝。梁枋間木雕花籃、梁裙、雀替,木雕工細,鎏金錯彩,十分華麗。正中大門額石匾大書金字“蔡氏家廟”。

  緩步邁入如今的蔡氏家廟,可見梁枋間雕件精雕細刻,金碧輝煌,水車堵有泥塑彩繪“群仙獻壽”、“廿四孝圖”圖案。大廳面闊三間,軒敞宏闊,內立稱為“孝思堂”的祖宗龕,龕前掛一列祖宗畫像。大廳兩側朱紅的板壁上有“忠、孝、廉、節”四個大字,字徑都有l米高,相傳為朱熹的手跡。這四個字作為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標準,是蔡氏用以勉勵后人的祖訓。

  蔡氏家廟是青陽蔡氏六世蔡常安在宋熙寧年間欽賜進士后,回鄉建造的。蔡氏家廟至今已歷上千年漫長的歷史,也經歷過許許多多的劫難。就藝術價值而言,如今的蔡氏家廟在建筑和裝飾方面,較忠實地記錄了蔡氏在青陽地區的歷史與筑祠工藝,不失為一筆難得的文化財富。

  莊氏家廟與蔡氏家廟是晉江五店市古建筑中的兩粒璀璨“明珠”,同時,他們還是在同一條街上的兩個“老鄰居”,兩者都是當地氏族人文歷史的承載體,而且在漫漫歷史長河中,他們互相扶持、相互輝映,衍生出許多故事。

  “莊蔡聯婚”譜寫兩姓親緣史

  在離青陽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不遠的五店市街區中,還有一座不大的佛宮,名曰梅山亭(寺)祖佛祖宮。這座佛宮雖然不大,但對于青陽莊、蔡兩姓來說,具有深遠的意義,因為這里實際上供奉著的除了南海觀音外,還有青陽莊氏一世公莊古山和蔡氏十世姑。

  據青陽學者莊漢城先生透露,“蔡氏十世姑,莊氏一世媽”,是數百年來青陽“五境五土”市域內外民間、東南亞青陽籍華僑間和閩臺錦繡莊氏族群間廣為盛傳的一段反映“莊蔡聯婚”美滿良緣的佳話。“莊氏一世”即桃源錦繡莊氏十二世、青陽錦繡莊氏開基祖祐孫謚古山。始祖莊森,肇基永春桃源里。至宋南渡后,風華正茂的少年古山從九世曾叔祖宋少師莊夏遷泉郡莊府之東街莊厝埕,官居廷署。莊古山讀書重義,志尚高遠。值宋末社會動蕩,乃致政而歸。因愛青陽五岳山水之秀,時往游焉,與寶謨學士蔡次傅、進士王節道同志合,恒為文字之會。大約于紹定庚寅三年(1230年)與蔡氏十世姑、名號五泰孺人的蔡次傅從妹合婚。正是因為這兩人的結合,開始譜寫了莊蔡兩姓歷經近800年的族氏親緣史。

  “祖佛祖宮內的這尊觀音原是宋帝欽賜給寶謨學士蔡次傅在家供奉的。蔡次傅從妹五泰孺人在與莊古山成婚時,便把這尊觀音作為一份特殊的嫁妝帶進莊家。”莊漢城稱,莊古山在青陽買田筑室定居,該故居也成為青陽錦繡莊氏之發祥地。蔡氏于居所埕前建成佛宮,內中供奉的觀音被子孫后代敬奉為“祖佛”,這個佛宮也就成了后世的祖佛祖宮。

  莊古山和蔡氏五泰孺人成婚后,兩人相濡以沫、同舟共濟,他們的善良本性,也為青陽莊、蔡兩姓后裔根植了文明、和諧的善根,并使得他們傳承至今。

  歷經磨難 風雨同程

  莊古山和蔡氏五泰孺人逝去后不久,青陽莊、蔡兩姓旋即迎來了一場生死考驗。據莊漢城先生介紹,當時,南宋的流亡小朝廷已被元軍徹底鏟除,而曾經擁護過南宋幼主的官員、民眾,紛紛遭到元兵的追殺。“青陽莊氏和蔡氏都曾投入到扶宋抗元的起義洪流中,因此都面臨著被廢鄉滅族的危險。”莊漢城稱,“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用他的聰明才智保護了兩姓族人,這個人就是莊思齊。”

  據莊漢城所述,莊思齊乃莊古山之次子,為開基塔房之始祖。他天資聰穎,忠信聞于外。當初南宋幼主倉惶南奔,來至泉南地界時,莊思齊招集鄉眾,迎駕于郊野。幼帝嘉其忠,遂授以平鄉尉之職。南宋覆滅后,莊思齊退隱鄉野,因為他在民間素有才名,是泉州的名師,元朝政府也想拉攏他。元朝官員屢次邀請他出山為官,但都遭到拒絕。為了等待莊思齊回心轉意,元廷便放棄對青陽莊氏族人的剿殺。

  據傳,莊思齊有個表弟蔡若濟,是青陽蔡氏家族之人。此人曾任南宋的潮州府司戶參軍,因保護宋幼主南下,被元兵一路追趕。元兵來到晉江后,曾派兵至青陽,準備誅殺蔡若濟一族。當此危難之時,蔡氏遂將厝宅田園、金銀財寶,以及宗祠祖墓等盡皆交托莊思齊保管,然后星夜逃亡他鄉。莊思齊于是命人將蔡氏厝宅內燈籠上寫的“蔡”字,統統換成了“莊”字。元兵到來時,因為找不到蔡氏厝宅,只好作罷,留下來的蔡氏族人悉數躲過劫難。數年后,逃亡的蔡氏陸續返回青陽,定居蔡厝一帶。此時莊思齊便將之前代管的動產及不動產,完好無損地歸還給蔡氏。蔡氏族人深感思齊臨危相助,恩重如山,當時即將其長生祿位奉祀于蔡氏宗祠中,又交代子孫將來祭祖時要一并祭祀莊思齊公。“即使現在,蔡氏子孫依然恪守祖先遺訓,每年春冬兩季,均舉行莊嚴隆重的祭祀大典。在祭拜列祖列宗的同時,還附帶祭祀莊思齊,世代相傳,沿襲不變,十分誠信感人。”


  有了“莊蔡聯婚”,又有了莊思齊的臨危義舉,莊、蔡兩姓此后的數百年間,姻親不斷,來往密切,也共渡各種難關,關系是“親上加親”。莊文良表示,在莊氏家廟大殿中央有一塊匾額“明德惟馨”,就是當初莊氏家廟晉祖典禮上,蔡氏熱情贈送的。另據蔡厝老人會蔡平分先生介紹,1989年,蔡氏家廟重修落成時,莊氏亦慷慨解囊,備了厚禮來相賀,足見兩姓氏族的親誼。“風雨同程數百年,蔡氏和莊氏雖偶也有小摩擦,但‘親兄弟沒有隔夜仇’,兩姓氏族最終都會和睦共處,并互攜互助的。”

  如今我們走在晉江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內,看著巍峨的莊氏家廟和蔡氏家廟屹立眼前,不由得人憶起當年莊古山和蔡氏五泰孺人攜手笑看人間的場景,從那一刻起,兩個姓氏族群的世代友好似乎也得到了最美滿的祝福。

相關熱詞搜索:青陽 莊氏 一樁

上一篇:莊宅與莊狀元衙
下一篇:最后一頁

东方国度游戏 快乐飞艇统一开奖吗 滴滴挂机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任五 赚钱仙桃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磷矿如何赚钱 足球投注网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 古剑奇谭后期赚钱 五子棋怎么玩儿 逆袭分分彩安卓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电脑上什么豆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结果 ag1000赢了七万 必赢客北京pk拾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