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嚴復文化 > 正文

嚴復家族走出的俠客
2009-06-14 11:29:43   來源:   評論:0 點擊:

    嚴復家族是中國近代非常有名的一個科教世家,出了不少作家、翻譯家、教授、大學校長,還出過中科院的院士。但這個家族從清末到上個世紀50年代,卻走出過不少膽氣逼人的俠客。筆者采訪了嚴復侄孫嚴孝潛、嚴復曾侄孫女嚴培庸等嚴家后人,并查閱了一些史料,今天在這里介紹三位嚴家鮮為人知的俠士———

  嚴復侄兒是刺殺袁世凱的“暗殺大王”

  1912年1月16日,北京東安門大街發生了驚天一幕:袁世凱衛士被炸死,袁世凱抱頭鼠竄,亡命而逃。三位暗殺者被捕,不久英勇就義,惟有一義士成功脫離險境。這位義士就是船政學堂培養出來的中國同盟會暗殺部骨干———嚴伯勛,人稱“暗殺大王”。

  嚴伯勛,嚴復的侄兒,譜名家鵠,1880年生,少時考入馬尾海軍學校,在校期間就參加了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開始從事地下革命活動。

  1911年10月10日同盟會發動武昌起義,辛亥革命爆發。為鎮壓武昌起義,清廷被迫請出于1908年被“開缺回籍養疴”的袁世凱復出,并授予內閣總理大臣之要職。復出的袁世凱率部攻克漢口后,回京組閣,并立即部署鎮壓革命黨人,幫助清廷茍延殘喘。同盟會的同志們非常氣憤,決定在京津分會設暗殺部,鋤殺袁世凱。海軍出身的嚴伯勛即是暗殺隊骨干成員,他們集合于北京十三陵、門頭溝荒山制作炸彈,并練習投擲炸彈。

  1911年11月13日,袁世凱率領大批衛隊進京,他的內閣政府就設在石大人胡同迎賓館。袁世凱本人先是住在王府井大街錫拉胡同私宅,后聽說革命黨人要殺害自己住在河南彰德府老宅里的家眷,趕緊派人把家眷接來北京,一同住進迎賓館。這段時間,袁世凱每天早上乘馬車經東安門大街到東華門,進宮上朝。

  嚴伯勛數次潛入京城內,觀察、記錄袁世凱的行動路線、衛隊配備、藏身地點,并與時任暗殺部部長的彭家珍一起,制定了詳盡的暗殺計劃。1912年1月16日出發前,他給家人寫信訣別,抱定此去無回的堅定信念。

  那天早上,嚴伯勛與三位暗殺部戰友一起,進入北京城,他們在王府井至東華門設伏卡三道。嚴伯勛埋伏在東華門外,戰友芝萌、先培駐丁字街口,戰友禹昌駐東安市場。快到中午時,袁世凱下朝后乘雙套馬車回府,車行東華門外三義茶葉店前,隱身于店內的嚴伯勛沉著

  家陽岐山下,享年53歲。

  拒當漢奸被餓死的嚴復長子

  嚴復長子嚴璩,少年得志,宣統元年(1909年)就是二品卿銜大員了。回福建任“財政正監理官”時,還不到35歲。北洋政府時期,在三任財政部次長之后,曾代理過財務總長一職。國民黨定都南京后,他曾出任國民政府財政部次長、司法行政部總務司司長。1933年退休定居上海。

  嚴璩在上海的日子過得很艱難。只租了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與一妾同居,生活主要依賴沈葆楨之孫、當時擔任英美煙草公司總經理的沈昆山接濟。上海淪陷,接濟中斷,嚴璩無力撤往內地,滯留上海,被日寇盯上,一群漢奸打算擁他出來做偽財政部長。他們有意接近嚴璩,先是裝出崇敬無比的樣子,來看望嚴璩。爾后,又想從經濟上拉攏嚴璩。他們借口有個朋友到內地去,留下一幢花園洋房,愿意借給嚴璩住。嚴璩不知是計,就搬進洋房。接著漢奸與日寇輪番來動員嚴璩出任偽財政部長,嚴璩不從。日寇見利誘不成,就以死相逼。嚴璩仍誓死不從。

  此時,嚴璩年近七十,又有極嚴重的哮喘病,身體每況愈下。日寇見嚴璩寧死不肯出任偽財政部長,就在一個刺骨的冬日,將嚴璩趕出洋房。饑寒交迫,嚴璩賣盡家中值點錢的東西,也只租到了一個亭子間的樓下———二房東的洗澡間,他的床板就放在二房東的澡盆上。入夜,二房東洗澡時,就將嚴璩趕到大街上。幾番拆騰,老人已奄奄一息。

  1942年冬天,嚴璩帶著一身傲骨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為國葬身魚腹的嚴復堂弟

  嚴傳經,1920年畢業于煙臺水師學堂航海系。

  一畢業就奉派“定安”艦見習,后又升任“克安”艦副長,“海容”艦魚雷副長、海軍第一艦隊司令部副航海長。

  抗戰中嚴家有多位在海軍任職的子弟為國捐軀,嚴傳經即是第一位嚴家抗日烈士。

  “七七”盧溝橋事變后,嚴傳經被緊急調赴長江江防司令部,接任“義寧”炮艇上尉艇長,負責在鄱陽湖一帶布雷。1938年6月25日,日寇飛機前來轟炸,嚴傳經指揮戰士用艇炮、機關槍與敵人飛機激戰,敵人從他的軍裝上知其是艇長,超低俯沖,瞄準他射出一串罪惡子彈,嚴傳經壯烈犧牲,尸沉海底,年僅43歲。戰斗結束后,戰友們一遍遍打撈尋找嚴傳經的遺體,但始終無著。嚴傳經實現了自己“海軍以為國葬身魚腹為榮”的戰前誓言。海軍部按照軍人撫恤條例,從優給恤二十年,國防部頌狀褒揚,并追令晉升海軍少校官階以慰忠魂。

  嚴傳經夫人孫毓仙,名門出身,堅強的她獨自一人將三個兒子拉扯大。2006年春節,105歲的孫毓仙與兒子、孫子、曾孫歡聚一堂。孫兒、曾孫圍在她的膝下,又聽她說起他們已非常熟悉的嚴傳經老爺爺的故事,一位孫兒有點遺憾地打斷了奶奶的深情敘說,“奶奶,我們最難過的是,至今沒有看到過爺爺的照片。”

  這句話,讓孫毓仙老淚縱橫,她想起了抗日烽火里的那段往事———

  1941年4月21日,福州淪陷。漢奸帶著日寇挨家挨戶抓捕抗日志士,不少正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抗日軍人家里慘遭洗劫,家中財富被搶掠一盡,兒子多被暴打致死,妻女或是被連踢帶打趕出家門,有些長相姣好的抗日軍人妻女甚至被送到日寇設在福州圣廟路的軍中妓所。抗戰中,“中山”艦上一位老醫官壯烈殉國。他家住南后街,福州淪陷后日寇到他家抄家,抄出幾套中國海軍軍服,用刺刀將他夫

  人活活捅死,放火燒了他的家,他惟一的女兒躲在鄰居家躲過一難。年僅8歲的小姑娘因為沒有了家沒有了親人,后來被人賣到福清鄉下當童養媳。

  日寇鐵蹄下的福州城,暗無天日,此類消息天天傳來。孫毓仙為保護家人平安,不但將嚴傳經所有照片毀之一盡,還通知親人將嚴傳經的照片燒掉。抗戰勝利后,孫毓仙想方設法尋找夫君的照片,但始終沒有找到。嚴傳經犧牲時,他的孩子還不大,一年又一年,兒子們已經回憶不起父親的模樣了。孫兒出生了,曾孫出生了,他們都無法知道家中老祖嚴傳經的形象。孫毓仙曾經對好友說:“我與他相愛至深,早就相約‘生不同時死同穴’,他葬身魚腹,能與他的照片相守百年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哎,天下有誰像我這樣苦命,六十多年連想見丈夫照片一眼都難如愿!”隨著年齡的增大,孫毓仙對夫君的思念也日甚一日,苦痛與遺憾與時俱增。

  似乎蒼天知道孫毓仙的苦痛。2006年春節過后不久,嚴傳經的二兒子嚴家秋回祖國大陸觀光旅游,聽說伯伯嚴壽華有位兒子住在鄭州,他就取道前去看望。閑聊中,這位堂兄弟說起家中還藏有一張有不少親戚合影的老照

  片,拿出來讓嚴家秋看。嚴家秋雖然已想不起父親的模樣了,但當他捧起照片一看,還是一眼就認出了父親,他激動地連聲說:“這就是我爸爸!”小時爸爸對他們哥仨疼愛的景象立刻全部被激活!“這就是我爸爸!是我爸爸呀!”他激動得淚流滿面。他將父親的照片單獨洗下來,與這張老照片一起,復制了許多套,他要帶給母親,帶給兄弟,帶給父親從未謀面過的孫兒、曾孫們。

  孫毓仙捧起這些照片時,手不住地抖,淚不住地流,她想起了拍照片的那一天———

  那是1937年元旦,嚴傳經的炮艇剛好停泊在馬尾海軍造船所檢修,他上岸回到倉山家中。那天,嚴壽華、嚴步韓好幾家人都來了,他們向嚴傳經問候新年,幾位姐妹也帶著一家人趕來湊熱鬧,記不清是誰提議,難得有這么多親戚能夠相聚,不如去照張相留念吧!于是,一大家子好幾十口人,浩浩蕩蕩地到倉山照相館,留下了這張照片。

  2006年夏天,105歲的孫毓仙懷抱著尋覓了半個多世紀的丈夫照片,含笑告別人世。她走得很安詳。

  快速走出,擲彈于袁世凱馬車下,但因投炸彈時間稍緩,而車速又甚疾,因此爆炸聲浪只是將袁世凱掀翻在地,警衛營長袁金鏢當場被炸死,另有十余個警衛被炸成重傷,雙套馬車中的右側馬雖被炸傷但仍能跑動,車夫劉二驅車狂奔。嚴伯勛非常沉著,見狀,再退入茶葉店,將懷中手槍插入茶桶,從容逸去。他的戰友芝萌、先培聽到爆炸聲后,開窗手持炸彈站立等候,被隨之趕來的軍警捕去。禹昌聞聲持彈奔出,亦暴露被捕。

  袁世凱被炸的第二天,又有人向迎賓館投擲炸彈,未炸到人,只將袁的辦公室玻璃震裂。在家人的勸說下,袁搬入地下室辦公,從此袁世凱再不敢去進宮上朝。

  狡猾的袁世凱遇刺后,一方面致意京津同盟會,言欲效力革命,另一方面下令殺害了芝萌、先培、禹昌三人。嚴伯勛在眾多海軍老鄉的幫助下,連夜潛出北京城,避居天津,后再潛往南京。

  嚴伯勛刺殺袁世凱雖未成功,但直接影響了京師局勢,震懾了清廷君臣,摧毀了他們的心理防線,最終誰都不敢出來主持危局,而寧愿到青島、天津求田問舍,作富家翁。1912年2月12日早,大勢已去的清朝隆裕太后攜6歲的溥儀在乾清宮頒發了退位詔書。

  因此,可以說,嚴伯勛刺袁,為推翻帝制、建立民國貢獻巨大,算得上是民國大功臣。

  辛亥革命成功后,因為袁世凱當總統,嚴伯勛隱秘不宣,組織上亦為保密。一直到袁世凱病逝,嚴伯勛才重出江湖,并回到老本行,進入北洋政府海軍部任職,為海軍上校軍官。1927年國民黨北伐成功,定都南京,他南下到國民政府司法行政部工作,1933年病逝南京石頭城下,靈柩由海軍部派軍艦護送回鄉,安葬于老

相關熱詞搜索:嚴復家族走出的俠客

上一篇:嚴復翻譯研究小結
下一篇:嚴復與國聞報

东方国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