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文化 > 莊子文化 > 正文

流沙河與《莊子》:"古通今"
2009-08-06 08:00:34   來源:   評論:0 點擊:

  《莊子》是一部奇書。流沙河是一個奇人。他們兩者之間的內在聯系,絕不僅僅是當代奇人流沙河對兩千多年前的奇書《莊子》,遙有會心,靈犀遠接,創作出了膾炙人口的《莊子現代版》;更重要的在于,流沙河與莊周,作為中國傳統文人的典范,他們擁有幾乎是與生俱來的那種人文品質——對道的尊崇。

    道是什么?說不清,道不明。所以老子開門見山:“道可道,非常道。”道既然模糊得如此不著邊際,諸子百家在講解它時,一般都使用了形容詞,老子云“虛極靜篤”,《易》言“潔凈精微”,莊子曰“恬淡寂漠”,孔夫子則沖口而出:“內圣外王。”有如橫看成嶺側成峰,大家看“道”的角度不一,但“道”一也。諸子百家一直是歷代文人的熱門話題,評注研究者眾說紛紜,特別是儒道兩家,雖有相通之脈絡,卻被千百年來的所謂文化運動和政治運動割裂開來,漸漸勢同水火。其實,無論孔孟,還是老莊,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培養和鑄造知識分子的獨立人格。許多人理解“內圣外王”的“外王”就是在外做官,此言差矣;“內圣外王”意指內心的寧靜深湛,體現在儀表上具有超然物外的王者風范,莊子所言“靜而圣,動而王”異曲而同工。只不過是在那樣一個動亂的時代,孔孟不回避社會賦予的責任,敢于匡時救世,而老莊極力強調內心的修煉,躲避免得的糾擾,也并不反對在這個基礎上做一點子小官的,老子就長期擔任了圖書館館長一職,莊周先生雖是漆園小吏,畢竟是吃國家的飯了。說明了這一點,再來讀流沙河的《莊子現代版》,就沒有什么思維障礙了。

    大約50年前,四川一位叫余勛坦的年輕人因為一首小詩《草木篇》而成了“右派”。他發表作品用的是筆名,流沙河。在漫長的孤苦生涯中,有兩個人始終在他的心上,一個是何潔,另一個則是莊子。何潔的愛情給了他生存的力量,莊子的哲學給了他生活的信心。于是,流沙河在流汗、流淚、流血之余,還吃得下飯,睡得著覺,看得進書,打得出趣,這就是他的“奇”之所在。他只好將自己敏捷的才思都發揮到給女兒蟬蟬編的課本上,我們不妨來讀幾則:“爛字紙,沒人要。打開看,五斤票。蟬蟬笑。”“紅桃花,到我家。樹上開,瓶中插。像媽媽。”“彎彎月,鋸鋸鐮。我問你:‘好久圓,照人間?’”……這不是苦中作樂,而是一種單純得透明的、輕松得毫無牽掛的生活,天真洋溢,所謂“虛無”“靜篤”是也。

    有人說,《莊子現代版》就是一本《莊子》的古譯今,而我以為,它是一本《莊子》的“古通今”,用古人古事來寓托今人今事,與莊周當初寫《莊子》意旨一樣。所以,“寓言”這個詞是莊周的專利。借了《莊子》,流沙河的筆觸所到之處,拂塵掃弊,摧枯拉朽,痛快淋漓。《莊子》的“唇竭則齒寒,魯酒薄而邯鄲圍,圣人生而大盜起”,到了流沙河的筆下則是一首打油詩:“缺豁上唇,冷掉門牙。魯國酒酸,趙國挨打。圣人登場,大盜出馬。”真不愧為詩人本色。《莊子》說“至禮不人,至義不物,至知不謀,至仁無親,至信辟金”,我們看流沙河說的:“真禮不必見外,俗禮專作假態。依此類推,可知,真義打成一片,俗義劃清界限;真智不用思慮,俗智陰謀詭計;真仁不愛不親,俗仁大發慈心;真信不要保證,俗信先付押金。”在這里,我們分不清儒還是道,幽默還是沉痛,流沙河還是莊周……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傅佩榮眼中的莊子來自外太空
下一篇:國際莊子學院《國學讀本》—序言

东方国度游戏 河北快三走势图号码统计 全自动游戏赚钱是真的吗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彩怎么破解 扑克三公必胜绝招 孤仙时时彩计划软件 加拿大28老玩家 心得 排列五规则 我在ag赢了80万 中国福利彩票中奖短信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群英会现场开奖播放 pk10七码滚雪球高手 龙王捕鱼游戏下载 问道80级后怎么赚钱 163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