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莊嚴族譜 > 族譜發布 > 正文

福建青陽下塔四房下厝二十世祖開基郡城南教場頭譜系簡介
2011-02-18 09:26:32   來源:莊少俊   評論:0 點擊:

青陽下塔四房下厝十九世祖傳

十九世祖   敕贈宣德郎   諱可墻   又諱亦蕭   字亦切   號若垣  可字行   系十八世學義公之次子也   卽桃源三十世也  公孝悌兼盡  尤能出類拔萃   穰甫五歲   吾父夙已外出經營   吾祖父于春正月  即命穰就傳讀書  究不解書中趣輒   為逃學者屢之   因是吾祖乃訓于穰  曰爾曾祖之讀書也  勤無虛日  及后  幾 成神仙  方其生也  爾高祖已見背六月矣   不及  親厥嚴謹依乎母顏  自幼業儒  夙夜孜孜  至忘寢食  爾高祖母恐其過勞   屢奪其志  終為不可   年方弱冠  致成郁癆    延醫服藥  頗需費耗   乃曾祖伯竟命析焚  且不均分   高祖母甚為不平  爾曾祖轉慰爾高祖母曰   既為吾父之后  自是昆弟  倘天不棄我   此身仍存   誰謂菽水之供不可以承歡乎   而奈何以家資細故  而至倫理離  即自此家徒四壁  猶然處之  以怡怡無如病  失調醫  形神轉劇   猶是手不釋卷  誦讀如常   爾高祖母乃為之懼   而痛誡之曰  名以身附  身失而名將  奚寄  反不若留其身   以有待   上可奉高堂于垂暮  下可培后進于將來   而胡必區區于為此哉  始輟業  詩書窮赤  雹青囊之術  己病悉除   由是方盡衛生  練精御氣  精神建壯倍于曩時  因之鄰里鄉黨咸知其故   踵門求診   日無虛時  遂至聲名四播   共目神醫然   而家無斗筲  莫供甘旨   不得已賣藥為生  匾其額曰“贊育堂”  亦唯體參贊之功  以求奉饈膸焉  足矣  初未嘗晰其值也  所以遇貧寒不給者  恒施以藥   事母又極至孝  自幼至老  問安視膳  未嘗有離于左右   時或因醫  別往即數十里  雖昏暮必歸奉其母  又常恐以貧故  傷厥母心  暇時輒以方外幻術劇娛之   迨高祖母棄世   喪服既闋  別治一室  人弗得到內   惟薰香一罏  綠綺一張   獨居十數年   修道練氣   未嘗出于鄉閭   或者以病請醫  不為視癥  但憑屈知無不悉  藥無不靈   及將解化  家無長物  惟著有《贊育堂醫方》全集數十本藏之于筒封而固之  且誡于余曰  吾著有此  亦聊以為游藝  爾非欲秘于爾后世也  汝輩其勿以此為生涯  小有揣錯  則草菅人命矣  為禍之烈  必延于子孫  以吾之精  亦既神而明之  然猶戰戰兢兢   未敢遽以自信  而其所以  為此者  亦惟藉是以供母耳  以非以為身家計也  詎意術至于此  非吾之所自知也  此非爾曹所能及  切宜凜之毋忘吾訓  言畢坐化   以此觀之  則爾曾祖之幾于仙也  幾于神也  何莫由書中得來者哉  及穰以成婚回鄉謁祖   會有同曾祖輩者  年已九十余  不識穰為誰家之裔   因詢之族親  族親對曰  此某之孫  即某之曾祖孫也  而老叔祖則曰  噫嘻來予與爾言  穰謹趨而進之   老祖叔問曰   汝知汝曾祖生前事乎  穰答  以生當晚  近所不知  及其  老祖叔則曰  居吾語汝  乃述  其顛末行事  且稱且道  一如先祖之訓  毫無少異  且言其步罡踏斗  是彼少小之時  目所親覩者  噫  吾先曾祖其為仙乎  其為神乎  胡乃造道高深  令人莫窮其形容也哉  穰實不誣明知語  涉于幼  然先人實有其美  不忍付之湮沒  不得不為之傳  以垂于后  配妣   敕贈正七品太孺人  蘇太孺人生子五  長曰汪瑤琴  分居郡城南教場頭棋盤園口  次曰汪瑤心   三曰汪瑤池  四曰汪瑤珠   五曰汪瑤瑟  俱住青陽  公與妣合葬在廿八七都  洪宅垵鄉里后  過小溝園角   脫下平陽  面對普照塘  以鎖塔為案  坐庚向甲兼申寅  墳牌木主形   勒公號於上焉  公與妣之神主迎入郡城教場頭奉祀

 

 

 

青陽下塔四房下厝二十世祖開基郡城南教場頭瑤琴公傳

二十世祖   敕授宣德郎  正七品  按察使司經麻廳補用   縣正堂  遇缺即補   諱安和  原諱瑤琴  字維德  號德和  汪字行  若垣公之長子  公有大志  賦性剛方  崇實黜華  心專務本  維持家務  終歲勤劬  弱冠之時  即悲失怙  事母盡孝  撫弟盡慈  然而命途多揣  顛沛頻遭  至諸弟長大  乃各自經營   二弟三弟經紀外方  四弟五弟長隨左右  年逾四十  未離風霜  幸吾伯父與吾父輩昆季俱三四人  俱自勤勞  各能分任  饔餮自給  遂為四弟五弟婚娶   稍有積蓄  即建居于郡城南教場頭  惠義鋪  棋盤園口  奉其考妣之神主   而徒居焉  其年為大清道光二十四年甲辰(1844年)  其故家遺業  悉付諸弟  以守祖祀  家資之積  未及千金   雁塔小宗蒸嘗有缺   值年每多難為  公即獨力支撐   廣置田園  使其祭祀周明   九世祖墓祭之頒柞有虧   公即充園數頃  使之祀事周備  及今頒柞加惠蒸豚三筋于吾祖者  正以此也  又獨建十三世祖以至十八世列祖祀業  或置田園于本里   或置店屋與本街  以交房親掌管  永為交輪祭祀之需   又為諸胞弟及房親祖伯叔至同輩無嗣建祭業四間于更鋪口街  交于胞侄材杰 以為年節忌辰之祭  族中或有嗣而貧者  按節給錢  令不失祀  有婚冠喪葬以不敷  告  必竭力贊成其事  又不辭多費  為本支歷代列祖進神主于雁塔小宗祠   至咸豐九年莊府巷建立大宗祠  即充銀二百  進若垣公之主祀于西龕  咸豐九年己未  公年六十   時省垣以鐵錢貽禍  旋即奏銷  而鐵錢之流毒  延及各府  終莫能已  公憫其善良  被累商賈受虧  因出己資搜羅  遍買鐵錢數千   緍繳收省庫  並懇請上憲嚴加禁除   以祛其害   閩浙總督部堂宗室  名  端嘉公  關心世道  切念痌瘝  遂為特奏  保舉以正七品按察使司經歷廳補用縣正堂遇缺即補  封誥三軸  同治元年壬戌(1862年)始建書館于住居之左  匾其額曰“秀源軒”  延名師課孫兒  再就郡城建祭業二十余間   以奉若垣公祀  置書業二十余間  以培后進  自己祭田三十頃  是年  泉屬大饑  有司籌賑    公慨然倡捐充米二百石  以加施濟  誠如我公  豈易易觀哉  為其先者  無一不得其所  生同世者  類多感佩其恩  為其后者  且將食蔭無疆也  后又于同治二年癸亥  獨力修理龍會宮后殿佛堂  計費五十余金  配祖妣敕封  正七品孺人  傅孺人勤于女紅  儉于作家  無有朝夕  以佐公焉  以此得病而卒  年三十有三  生有四子  繼妣林孺人  生二子  庶祖妣  欽旌節孝  敕封安人  李安人  公共生子六人  長曰材誠篤  次曰材成勇   三曰材成猛   四曰材成強   五曰材成嘉   六曰材成金   公葬于晉江三十六都后渚鋪坪上鄉  土名大棚頂  武厝圍  坐巳向亥兼巽乾  穴異向  墓號眠牛  公進主雁塔小宗  祖妣傅孺人  葬在后渚鋪坪上鄉厝后左邊山尾之麓  坐丁向癸兼午子  墓名家刀剪芙蓉  土人呼為“咬剪穴”  葬以骸棺  繼祖林孺人  葬在傅祖妣墓下左邊  相去四五十步  坐巽乾兼巳亥  墓名“云拱月”  庶祖妣李安人

               孫   穰  拜識

 

 

青陽二十一世知恥莊公傳

下塔四房  下厝分遷為泉郡城南教場頭二世  二房之祖  二十一世  雍進士候選  直隸州左堂  諱以仁  原諱成勇  字從其  號知恥  材字行   系先王父德和公之次子   吾父之為人也  孝恭慈仁  惜乎命途多揣  不獲卒  業詩書以襄時事  穰幼時憚于課功  先王父嘗援父事以勸之  以故穰得以詳其巔末焉   聞方少小之時  值王父遭際之艱   九歲始從學于曾祖叔  邑癢 生  諱邦材  字亦為  號嚴毅者   一年之間  已窮《四書六經》矣   無如衣食交迫  無心及此  越明年而先大母歿  遂輟業學為服賈之役   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年)  王父設帳于郡城南   越年  置南安洪瀨挖角五谷生理   命伯父主之   越十六年丙申  又建洪瀨關帝宮口干菓生理  命父主之   時父年僅十四耳   施德行仁  樹望重于一方   十有余年  南安之屬   婦孺亦知其名   詎意辛亥  壬子  永春林萬青作亂   土匪猖獗  市里為之一空   竟至只身逃回   乃再經商于洛陽   歷經年  而賊攻吾泉   身家幾危   旋往延平謀生   居住 八月得望一方  無何  而賊上游   烽煙四起  延平城陷  父因入賊營  謂其將曰   此地所有商賈類皆服食器用之需  兵屯于此   服食無需  可乎  宜勿擾之  為是也  賊眾從其言   于是   延平之民賴此語  以安全  不可勝數   父乃改裝為命卜行醫   以圖歸計  其素有相與者  食之以贐  送至郊圻  涕淚而別者甚眾  因回原籍其途路之艱  日行迂途  夜宿草莽  許多辛苦莫可名狀  穰迨至于家   泉地稍靖   乃往永春之豐岑頭   以鼎磁葉紙為業   時往來于德化仙游之間   所至之鄉人  咸愛戴  父雖身處寰閨   早夜之間  手不釋卷  居然儒雅之風   其經義學業   性情心術  即縉紳先生   亦不是過者   而獨于八此之機柄未之學耳   穰 方少時  見吾父每或回家   放下包裹   立即叩見先祖   必俟有命方退   然后沐浴更衣   未嘗先入于私室   居恒隨侍于先大父之左右   咸以正立拱手   雖終日未見有懈色   不謂之退  不敢退   其孺慕之誠   有如此  及其事  繼王母也   愉詞悅色   將順之忱  不異生身   所以外人有見者   竟莫如其為后也   其待吾伯父也   侍側隨行   罔敢越分   平居共事  未嘗見一坐談   即此可知矣   其待吾諸叔父也   則曲盡友愛   聲色不形  以故弟奉若師保  凡事遵其矩  獲其私居也  每對兒曹講《禮記》談《孝經》  或《孔子》  鄉黨此其常也   而經傳子史亦多講說   宗人有諱 炳文者  字爾昭  號二庵  少與父有交陪  素知父行  時拜受杭嘉湖道篆旋陞運使  強欲招父入幕  父以親老為辭 而不就   雖有先機之明   其實蓋為親也   同治四年(1865年)乙丑春三月   大父為父輩析墳置贍老以及書業計數千金   父即由此歸建生理于泉之新橋頭   以便朝夕之奉侍  所以日則處寰  市里   夜則歸奉甘旨   類皆出以己資己力 侍食之外   昏定晨省  其盡愛盡敬之誠    是實所弗能及也  惜僅數月  而大父遂乃賓天   父哀毀至甚  病閱累月  而后愈時  遇泉中大疫  父製藥施捨  全活無數  甲戍  乙亥  疫癘又作   父又制“萬應丹” 費百余金  拯救甚多  生平所為  濟弱扶傾  拯人之急  救人之危  難以枚舉  以故棄世之日  坐以蛻化  凡平日有所到之方  無論遠近親疎聞者  無不流涕  其紛紛哭拜于靈樞之前者  幾三閱月  穰實親受王父之訓誨   每援父事以示  穰后又聞諸父老之傳聞   聆諸長者之尚論   其或出于灼見而真知   故不忍沒先人之美   而亦不敢有誣于先人也  爰為傳   父以道光三年癸未六月廿六日寅時誕生于青陽市塔上堡   道光甲辰  從王父遷于泉城內惠義鋪龍會境棋盤園口  后自建居于本境東魯里厝后通祖居焉   蓋為守祖計也  卒于光緒五年己卯九月十三日卯時   享年五十有七  葬在南門外    都園坂鄉   土名水堀后   坐乾向巽兼亥巳   于是年之冬進主雁塔小宗

                           不    孝   穰   熏   沐   拜   識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綏安嚴氏宗譜
下一篇:青陽錦繡莊氏(二世)思齊公家族裔孫士宦情況暨播遷一覽

东方国度游戏